ʚ北溟有鱼ɞ

🐧裙:71⭐840⭐164⭐9
问题答案就是随便说一个我文里的人名或者同人的,再一个可以去afd:北溟有鱼(目前所有不需要发电)

【离家出走的后果】 bl

小⭕文  年上  角色已成年

单锦清X韩白洛

这个 被p了 重发一遍


暮色降临,树影摇曳,安静的小巷里,一位学生打扮的男生摇摇晃晃地走在里面,在每家每户的映出的灯光和欢声笑语的衬托下,更显的孤寂…


他的身后跟着三个人,韩白洛好像cha/觉到了什么正要加快脚步甩掉他们。


马上就要跑出小巷子的时候,巷口又出现了两个人,这五个人将他围du在墙角,其中一人笑眯眯地上前


“小弟弟这么晚了还不回家啊,让哥哥们送你回去吧!”


韩白洛没有说话,只是一脚踹在了他的身下,那个男人捂/着xia/身痛苦地躺在地下,其他几人赶忙去扶那个男人


“渣渣,长还没我高呢!”

真晦/气,怎么就偏偏让我遇上这帮人了


“吗的!给老子ba/了他!”

那个男人已经被扶了起来,愤/怒地瞪着韩白洛,旁边的小弟听闻上前拽住他的胳膊,另外两人抱住他的腿,开始解他的扣子。


韩白洛再能打也扛不住几个人,即使他不停的挣/扎也挣/脱不过,想喊嘴也被du住了,他想难道今天真的要没在这了吗?


正当韩白洛感到绝/望的时候,巷子里又走进一个人,那人上前一手抓住了那个正在扣子的男人


“老子劝你别多管闲事!啊啊啊!!”

那个男人的手被人掰/了过去,can叫着跪/在了地上


“兄弟们,给我打!”

那几人松开韩白洛冲着那人走过来,却还没来得及动手就被放倒了。


“滚,别让我再看见你们。”

“你给我等着!”


于是那几个人就滚起来跑出巷子,那名头头还不忘朝他们扔了一只鞋


这边韩白洛趁着那人不注意向巷子深处跑了过去,但没跑出多远就遇见si/路,身后的人也追了上来


“抬头看着我。”

韩白洛依旧低着头,那人站在他面前,一只手按在墙上让他没办法逃走,见韩白洛没动,那人边捏着他的下巴强/迫他抬起头


“为什么见到我就跑?”韩白洛被捏的生疼

“单锦清!你不要再找我了,我不会跟你回去的!”


这里......🌹 


“等你高/考之后,我就带你去国外结/婚,我爸妈早就同意咱俩的事儿了。”


单锦清无奈地笑了笑,为了不让小孩儿再寻思有的没的,还是把日后的打算告诉了他。


韩白洛还惊讶地看着他,看他不是在骗自己,结婚?真的吗?他从来没敢想过。


还没等他从惊讶中缓过神来,单锦清就wen 了上来

【ydtr有点甜】原耽同人小圈联文活动终宣

  耶咦_饭饭来喽

天冷来串郡肝肝:

     



     【ydtr有点甜】原耽同人小圈联文活动


  活动时间:2022.10.1


  活动tag:ydtr有点甜


  策划:@途不归 


  海报:@途不归 


   


   【发文时间】:


  00:00——@_谁不曾谁不想_ 


  01:00——@凭栏听风 


  01:11——@Throne🌙 


  02:00——@空白君咕咕 


  06:00——@个六 


  08:00——@彤心 


  11:00——@曦风夕雨 


  11:20——@阿清今天不熬夜! 


  13:00——@朝玉yuki 


  13:14——@糖醋小狗 


  14:34——@昨天屁话多 


  17:00——@栀琼乔阳 


  17:20——@桐小宴 


  18:00——@晏南辰 


  18:30——@途不归 


  19:00——@椒言味咕 


  20:00——@小帕不知道 


  20:30——@故里 


  21:00——@蒋子兮吖 


  21:30——@是小君吖 


  22:00——@坚果酱 


  22:22——@ʚ北溟有鱼ɞ 


  23:00——@甜甜眠 


  23:33——@往北开 


  


  感谢以上所有老师的参与


  各位老师及读者玩得开心


  


  原耽同人小圈联文2.0,敬请期待


  


  


  

【哄不好的弟弟】 bl

⭐有点欢乐的 小短篇 小⭕文学

⭐年下 徐景X乔宁宇

⭐关于怎么把生气的小男朋友哄好这件事


距离那件事已经过去三天了,徐景还是没有主动和乔宁宇说过一句话...


而且这三天以来徐景一直背对着他睡,也不让碰也不让搂的,非得这样做就抱着被拎着枕头上客厅住


吃饭俩人也是各吃各的,重点是徐景不怎么会做饭但宁可煮泡面吃也不吃那人做的一桌子菜

“弟弟你来尝口这个,我新学的菜...”

“我吃饱了。”


再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这天正赶上周六徐景没有去学校,早上醒来之后乔宁宇说什么都要跟领导请一天假不上班,再不给这祖/宗哄好他就要疯了


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在徐景的脸上,刺眼的光让他在抬手揉了揉眼睛从沙发上坐起来,今天是和乔宁宇冷战的第四天,他再不跟我保证换一份工作或者以后不会再跟他那所谓的领导出去喝酒的话就哭给他看...不是,就让他哭

  


中间... (我真服了就这点儿东西...)



“怕哥记不住,打算提前教//训一下...”

“小徐景!”


好了,这并不是一个好宝宝...

【凡间地狱‖21:30】回去把你师父叫来!

⭐又名甜美师伯爱上我

⭐前期傲慢后期完蛋攻X有点儿冤种师伯受

⭐年下 主受被攻 问幽X泽玙 

⭐文风甜而欢脱 


这是关于一个被师父踹下凡间历/练的小神仙误打误撞让一位早已下凡多年的“大前辈”捡回家的故事


都说当神仙是最快乐不过的事儿,怎么能不快乐?脱/离了凡间那种尔虞我诈和勾心斗角的竞争模式,也没有那些凡人所要经历的寒窗苦读、打工赚钱、养家糊口等生活琐事...


问幽就是这么一个自由自在的小神仙,从小就被师父带在身边养着每天吃喝玩乐没经历过一点儿苦/难,这天他正趴在一朵云彩上像往常一样看着凡间的人们是怎样生活,在他眼里这就是凡间所说的看电影一般有趣


“问幽!你个臭小子跑哪去了!?”

问幽抬头听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不用寻思都知道是他那师父已经知道了屋里的琉璃盏是他打碎的,没有记错的话就是他师父从老君那求了一个多月才给的那个琉璃盏


仔细听声音越来越近了,问幽一回身从旁边儿拽了一片云彩盖在自己身上了,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为什么没有声音了呢?师父已经走了吗?他把云彩往旁边一扔确实没看到人


“行啊,跟我玩儿躲猫猫呢是吧?”

“嘿嘿...师父你找我啥事儿...?”

问幽揣着明白装糊涂,想着找机会逃跑吧被他师父抓着了一顿/板/子就没跑了


“来,过来师父这边...啧!师父不打你!”

泽琛眼瞅着问幽一点一点往后边蹭随时准备跑路,脑袋上又冒起了好几股火焰,他不由得回忆起这么些年了这小子给自己惹的事还少吗?一定当神仙的日子过得太舒坦了,这次一定要狠下心给他送到凡间历练一番!


泽琛暗自下决心,看着问幽半信半疑地走了过来,他一把搂/住问幽的脖子指着凡间看

“徒儿,想不想去凡间看看?”

“不想,我感觉凡间过的太辛苦了一点儿都没有当神仙快乐”


“啊...你这么觉得就好办了...”

泽琛点了点头自言自语到,问幽没明白师父是什么意思,抬起头看向他


“好徒儿啊,去吧!”

泽琛松开了搂着他脖子的那只胳膊,郑重的拍了拍徒弟的肩膀,然后...趁其不注意一脚/踹在他的屁//股上给他踹了下去

“啊啊!!!师父——”

“为师会想你的!”


此时的凡间正值学生们上学,打工人上班的清晨,几位结伴同行的学生指着天空划过的不明物体说道:

“诶!那是流星吗?”

“现在可是白天,我感觉那是谁家无人机”

“应该吧...别看了上学要迟到了!”


只听见“咚——咔嚓——呀——”

的几声,一个男人赶紧打开自己家门出来查看情况

“这是...哪爆/炸了?”

“救...救我!”


  泽玙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发现门口那棵自己精心培养了好几年的杏树被砸/断了,砸断树的那个物体看起来只有二十左右岁那样,他现在给腿卡在树杈里动不了了正在地上挣//扎


“我的树啊!你从哪来的!”

泽玙瞳孔震惊双手抱着自己的脑袋跑到树的很跟前心疼得不行

“喂!能不能先管管我啊!”

问幽往前爬了两下一把拽住了他的裤/腿示意他帮自己弄开


“我该你的啊?”

虽然他话这么说,但还是憋/着火给问幽腿上的树杈子解开,问幽站起身来扑了扑身上的土有点无语的看着这个男人,他到底抱着这根差点把他划伤的树杈感伤个什么劲儿啊?但是他长得...怎么这么好看啊,比我师父还好看


“好了好了别难过了,让本小仙给你变回来,哦对了你不知道我是神仙吧,不用惊讶!”

问幽一脸骄傲的对着他说到,但是眼前这个凡人为什么这么淡定,他不应该感到惊讶,感激涕零然后把自己供起来吗?


“哦,那你赶紧变回来。”

“诶!你这个凡人为什么不觉得奇怪?”

“赶紧的!”“哦哦哦好...”

问幽赶紧从他手里接过折断的树杈转过身,食指和中指并拢嘴里不知道念叨着什么,但是一番操作过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两人对视了一眼,问幽心想不可能啊我再试试,又试了两遍发现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你还能不能行?”

“完了...法力让我师父封印了...”

问幽有些悲伤的垂下自己的头,自己果然是被罚下来历练的,所以现在没有法力他应该怎么活到师父过来找自己呢?诶眼前这个凡人不错就住在他这里怎么样?问幽偷偷用眼睛瞥了他一眼,然后往这边挪了几步


“所以呢?你要干什么?”

泽玙抱着胳膊盯着他看,这一瞅就是犯错误了让师父一脚踹下来的吧,后/腰/底下还有个大鞋印沾着呢

“那个...要不然我在你这住一阵子?”


“我凭啥白收留你?你看我像冤种吗?”

泽玙推搡一把他凑过来的脸,虽然这张脸长得很好看但那也不耽误他想一拳打上去


“那要不,等我法力恢复了你有什么愿望我都满足你怎么样?”

问幽一脸真诚的提出这条件,泽玙摸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眼前这个看起来不太聪明的小神仙很显然不是他们那批,也不知道是谁新收的小徒弟吧


不由得让他想起了刚下凡的辛酸日子过得确实不容易,既然自己淋过雨那就不能让别人没有伞,他总归不会干什么坏事的对吧?


“那我总不能让你白住吧,家务会干吗?”

“我会,我什么都会”

当然会了,师父房里的琉璃盏就是我给擦碎的,泽玙点了点头示意他跟自己进来,走到门口的时候一股风给门关上了导致他往后一躲正巧贴在紧跟在身后的问幽怀/里


“啊,凡人你身上好香”

问幽还不知好歹的把头埋/进他的肩膀里猛吸了一下,泽玙让他这一行为弄得一哆//嗦,回身给了他一脚

“首先我有名,我叫泽玙你记住了,其次你别对我动手/动脚的我告诉你!”


问幽捂着被踢/疼的大腿白了他一眼,如果不是生活所迫你以为我好好的天上不住愿意住在你这个破地方!还对你动手动脚,你以为你长得好看就能这么自信吗!但是这话他都只能在心里想想说出了他不敢


“我上班儿去了,如果你想在我这住就在我回来之前把这屋收拾干净,顺道帮我把厨房收拾一下,还有别进我房间谢谢,我走了”

泽玙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他都要迟到了如果不是大早上闹了他这么一出现在人都已经到公司了!


问幽表面上答应的很好,可当人一走他就立马换了一副不耐烦的嘴脸

“呀我怎么能干这种事,他平时都不收拾屋子吗怎么这么乱?”


问幽在屋子里逛了一遍,不明白凡人为什么有那么多看起来舒服的房子不住非要住在这个小巷子里?然后他就来到了泽玙不让他进的卧室

“让我看看里面有什么?”

当他打开门的时候也没发现什么能让他眼前一亮的东西,就是很普通的一个房间,问幽随手拿起了床头的小娃娃摆弄了两下又放了回去


“好困啊...没有法力之后果然就和凡人没什么两样了”问幽没管那么多就躺在了泽玙的床上,被/褥上也都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香味让人闻着有种很舒/服的感觉,不一会儿他竟睡着了


晚上泽玙下班回家之后发现家里像往常一样安静,难道那位小神仙已经走了吗?不对没那么简单,他快步走向自己的房间,果不其然发现了正躺在他床上睡觉的问幽


“起来!”

都说了不让你进来,你可倒好直接躺我床上睡觉是吧?还穿着你那身在地上爬的衣服!


忘了说了自从泽玙下凡之后就在睡觉方面有很大的强迫症,床铺必须没有一丝褶/皱才能躺上去,每天早上起来也要重新铺一遍,很麻烦的知不知道!


“嗯...?怎么了吗?”

问幽揉了揉眼睛从他的床上坐了起来,发现外面的天已经黑了,凡间的时间过得好快啊

“小兔崽子,我早上说的事你一样都不干?”

“可是好麻烦啊...如果有法力我挥挥手就能整理好了但是我现在没有...”问幽好似没睡醒一般还想躺下,结果被泽玙一把提/溜起来


他要气死了,就算是捡个猫猫狗狗回来还知道冲他摇摇尾巴呢,这可倒好还捡了个祖宗

“干什么啊,你都说了不让我和你动手动脚你不还是在碰我,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正好我看你第一眼也挺喜欢的,不如...”


问幽低着头,对着他露出了在天上能捕获众位小神仙的心的笑容,但是很显然对眼前这个人一点用没有,甚至还能从他的眼睛里看见燃烧的火焰


不知道为什么,问幽嗅到了一股不太妙的气息,果不其然下一秒他就感觉天旋地转整个人趴/在了泽玙的腿上

  

中间... 

  

第二天中午,泽玙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一脚将睡得正香还砸吧两下嘴儿的问幽从床上踹下去,问幽还不知道咋回事就“啊——”的一声屁//股着地了


他委//屈的捂/着摔疼的屁//股从地上爬了起来,抬眼就看见他小师伯指着他的鼻子骂道:

“小兔崽子!赶紧!滚回去把你师父给我叫来!”

  

彩蛋是一个,冤种师兄弟和缺心眼徒弟的混乱交谈,如果感兴趣可以看一看🌹

@鸽子川 欢迎下一棒川老师

【报告老板,任务失败!】BL 短篇

⭐❗含点B//D//S//M❗含耳/光不喜勿入❗

⭐笑面虎黑/帮老大X不太聪明的新人sha手

⭐季海渊X夜冥(代号) 6400+


夜冥被人带到一处破/旧的烂尾楼的天台上,天台中央站着一排身穿西装戴墨镜的保镖,坐在他们中间的男人见到人来将雪茄从嘴里拿出来放在了其中一位保镖的手里并站起身来


“你就是夜冥?知道我为什么找你过来吗?”男人慢步向夜冥走去,夜冥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你都找sha手来了还能干什么,总不能是让我娶了你女儿吧?


“老板,您想让我sha谁?”

夜冥不想和这个男的有过多的交流,只想快点接到并完成任务然后拿票走人


“明天中午之前,我要你除/掉照片上的这个人。”男人见夜冥是个爽快人便和他直入正题,他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照片,背后写着这人的各种信息包括姓名、年龄、家庭住址等,夜冥接过照片拿起来看了看,便放到了自己的口袋里


“你知道这是什么人吗?”

见夜冥如此平静的有些惊讶,毕竟他之前找的几位sha手都是给多少钱都不愿意接这个活


“不知道没见过啊”

男人听了这话先是一愣,接着和身边的手下对视着笑了两声,这不认识就更好办了


“老板,这雇/金...怎么算?”

“呵呵...明天中午之前你还能站在这里跟我说话,我给你这个数”


男人笑了笑伸出手指比了个数出来,夜冥看到这个数目之后瞳孔放大了一分,如果能拿到这些钱从此他就能过上正常人的日子了

“成交!”


说实话夜冥也不是啥厉害的角色,更不是什么顶尖的sha手,他在这之前根本就没有接过任务,非要和sha手沾边的话就是他参加过特/训后来实/践让解/决眼前之人的时候没敢下手让踢回去了


之所以上来就接下这个危/险程度直接拉满的工作是因为现在实在太缺钱了平时的收入根本就不够维持家庭的开销,他的父亲去世了母亲还得了重病在医院等着钱做手术


家里还有一对龙凤胎弟弟妹妹在上学,如果不是真的生活所迫谁会愿意用这种在等同于刀尖上跳舞的工作来赚钱?


夜冥从天台上下来之后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点了根烟,刚才在楼顶装的太好了下来了腿竟然还有点抖,然后又拿出照片仔细看了看确实不认识,他也是最近才回到这个城市,印象里的那批人物不是si 了就是金盆洗手不干了


雇他那男的当然也不是个善茬但是能够雇sha手来解决的人恐怕更是个危/险人物,如果这次刺/sha失败了那家里就彻底没有了生路,可一旦成功了他们一家的生活就会出现转机


抽烟这支烟之后夜冥给自己打了打气,这么厉害的人一定都觉得自己没人敢碰所以防范意识都很低,应该更容易下手才对!


半夜,夜冥一席黑衣潜入照片上写的那个别墅,他在身手上还是非常敏捷的但是别墅的面积太大了外来人一个不注意都容易迷路在里面,夜冥在走过的地方都做上了特殊的标记,防止待会儿没办法出来


和他想的基本一样,别墅里并没有那么多的保镖保护,并且还有很多监控照不到的地方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进入了别墅内,情况比他想象的还要乐观许多,估计是这人喜欢清净从他进大院以来都没见过几个人


夜冥在外面观察了一圈基本定位了猎物的卧室位置,他贴着墙小心翼翼地往那处走着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上楼梯的时候还是不小心碰到了墙上的相框吓了他一身冷汗还好没有掉下来


夜冥终于来到了他的卧室门口,右手伸到腰间紧紧握住了那把匕/首,左手想要拧开门把手却发现门根本就没关严轻轻一碰就能打开


这时他才意识到了哪里不对劲,会不会一切都进行得太顺利了!?他一把推开房门来到床边果然上面一个人都没有,人...好像在身后...!


没等夜冥转过身来就感觉后脑勺被重/击了一下倒在了床上,匕/首也随之落在了地下发出清脆的声响 

  


中间这里... 

  


季海渊低下身子亲/吻了几下他汗渍渍的额头

“好吧,以后我们还有的是时间好好玩。”


第二天,上午十点左右夜冥还没有清醒过来,季海渊将他身后里外的伤/处都擦好了药,尤其还有耳朵上那处刀/痕不好好处理看样子一定会留/疤呢,随后又用手/kao将他的右手kao在了床头上拧开门锁走了出去

“看好他,我有事儿出去一趟”

“是,老大!”


又是那座烂尾楼,十几辆车停在楼下,一位小弟慌慌张张跑到楼上对着昨天那个男人说道

“老...老大,来、来人了!”

“把舌头捋直了说话。”


“呦,我还寻思谁呢?就是你找人sha的我啊?”季海渊两手插在裤/兜里从楼梯口走了过来,身后跟着几十号小弟


“季...季、季大哥,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身后的小弟们都亮出家伙事儿冲了过去,顿时身后传来一阵打斗声和can/叫声混杂在一起


“啧啧...真是can啊...你们继续,我回家看看小家伙儿醒了没有”季海渊看这场面撇/着嘴摇了摇头,点了支烟转身离开了天台


不知道他醒了之后看到枕边那张支票会是什么表情呢?真是有些迫不及待了...

【CP宇宙】Oh!我尊贵的吸血鬼大人

⭐腹黑吸血鬼X白切黑人类

⭐年下攻挨/打 欢脱且沙雕 后续会有🚗

⭐程淞源X江执 5000+


非典型吸血鬼文...与正文内容无关,请把它当做一个乐呵看就好了,可能有些许的玛丽苏(bushi)  

  


传闻中,在后山那片树林的最深处时长有吸血鬼出没伤人...


于是经常会有一些热爱冒/险的人们,带上那些所谓能够消/灭吸血鬼的法/器组成一支队伍前往那处阴/森之地


但有的人完往往到了半路便吓得两腿发/软说什么都要回去,其余人也不是在树林中迷了路就是走错方向找不到正确的位置了反正就是谁都没有真正的见到就是了


这天,又有一位年轻人背上了背包准备朝着树林深处出发,和别人不同的是,他去寻找吸血鬼的目的竟然只是为了寻找写小说的素材...


没错他是一位灵异小说写手,最近特别想写一本关于吸血鬼爱上了人类的故事,可在网络上看了那么多的电影和素/材竟都觉得没有什么真实感


正巧在他坐在公交上的时候听到了隔壁座位的一对小情侣在讨论这个话题,那片树林的深处?是后山那片没有任何人类居住的树林吗?


当天晚上他便从某平台购买了一堆可以抵/抗吸血鬼的道具,待这些东西到了之后他便收拾了行李朝着后山出发,但是此时的江执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将成为这本小说的人物原型...


树林最深处的古堡内住着整个德古拉家族年龄最小的一只吸血鬼,他的名字叫德古拉·源,但现在是新世纪他们家族为了跟上时代的发展改掉了从前的名字并从百家姓中随便挑了一个姓——程,所以他现在的名字叫程淞源


这天晚上程淞源坐在窗边拄着胳膊看着窗外的蝙蝠一只只成群结伴在天空中盘旋...今天好像是他们人类过的节日,叫什么七、七巧板吧?


不对是七夕,他大哥德古拉·浔临近傍晚的时候变成蝙蝠带着他大嫂卫渝飞出去参加舞会了,美其名曰是要向着人类的生活靠近过过节什么的,实际上就是笑话他没对象舞会都不让他去


正在他一脸愁相想着上哪找个对象一起过节的时候一只蝙蝠飞到他身边倒挂在窗框上


“怎么?你不去参加舞会吗?看我这记性,都忘了没人陪着的血族是不允许参加舞会的~”


“鸽吻啊!!”


程淞源伸手弹飞了那只嘴欠的蝙蝠,突然看见远方的林子中有一抹光亮,不像是他们家族的人发出来的,倒像是人类...?


第一次见到的是他大嫂卫渝,没记错的话就是这么带着光亮过来的,然后被大哥抓进了房/间不知道做了什么奇怪的事,第二天就变成了自己的大嫂


后来他哥觉得他已经大了应该知道一些事了,让你告诉了他那天是给了卫渝初//拥,并且还说明了奇怪的事详细过/程...这让年纪轻轻的程淞源对这件事充满了美好幻想


程淞源化成蝙蝠朝着那抹光亮飞了出去,但是他作为一只吸血鬼正常来说是非常惧/怕人类带来的那束光的,但是他忘了所以他在接近光源的前一刻突然刹车撞进了一旁的灌木丛中


“哇靠!什么声音!?”

江执拿着手电猛地回身照向那出灌木丛,光束刚刚接近灌木丛中突然发出了一声惨//叫

“呀!别照我别照我!”


江执吓了一跳连忙收回手里的手电,壮着胆子徒手扒开灌木丛中的植物,借着月光看见里面是一个皮肤白皙的男人,只见那人的面容英俊,银色的发丝修饰的面部轮廓完美的也是无可挑剔


“你要不先别看了,能不能救我出来我的腿好像被树枝别住了...”


程淞源心想这太丢脸了,他可是尊贵的吸血鬼怎么能以这种形态出现在平凡的人类面前!但是他现在的腿被枝杈缠住了动弹不得...


“啊...好你坚持一下,我帮你解开”

本来在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见到这样帅气的男人就不是很合理,但首先他是帅气的男人,其次江执是个颜/狗,所以他没有感觉丝毫的不对劲上前用手扯断了缠住他的枝杈


“谢谢你救了我,但是你的手...呜呜呜呜”

程淞源站起来之后扑了扑自己身上的土,抬眼看到江执的手被枝杈划出了好几道口子,佯装愧//疚的样子拿起他的手放在嘴边亲/吻了一下那处伤口


“哎呀,我不就受点小伤,你至于吗?”

江执话虽这么说,却被他这一亲//昵举动搞的有点儿不太好意思了,想不到人长得这么好看会的也不少啊?


“不过你的血这么流着也是浪费,有没有兴趣让尝一下呀?”程淞源tian/了下嘴/唇,脸上的笑容邪//魅起来,拉着他的手突然靠近,凑在江执的耳边小声说出了这句话


江执听了之后感觉身//体不自觉打了个冷战,这人呼出的气体竟然是冷的,难不成...难不成眼前这人就是传说中的吸血鬼!那么多人来了都没看见,那怎么就这么点背让他给遇上了!


程淞源的鼻尖扫过江执的脖子,伸出舌/头在上面tian//了一下,江执一阵恶//寒一把推开了他


“我告诉你你别过来!我这有法器!”

江执离他老远打开背包拿出从平台上购买的银器指着他


程淞源“哦”了一下然后抬手握住那根银/锥,一秒...两秒...十秒钟过去了他什么事都没有


“诶?你们难道不怕银器吗?”

眼看东西被夺了过去放在手中把玩,江执不敢相信地看着他,难道都是假的?


“怕,怎么不怕,只不过你这是假的”

程淞源两只手轻轻一掰那根“银器”应声折断被他丢在了一边


“不可能!平/台上都说了假一赔十!”

“那他给你邮了多少件东西?”


“十一个...”

程淞源“噗呲”一声捂着肚子大笑了起来,江执则是憋/红了脸mua的再也不相信九块九还包邮了!


“你别得意!我还有其他的!”

说着江执从包里掏出一个大蒜扔向了他,第一个没打中,他又扔了第二个却被程淞源接住了


“你丫到底是不是吸血鬼啊!”

江执真的生气了,你能不能尊重一下我也尊重一下这堆你应该害怕的东西?


“这是?这是水仙花吧?”

程淞源放在鼻子边上小心地闻了闻,这好像是大嫂在门口种的那堆花才对吧


“我又被pian了?”

江执拿着“大蒜”仔细查看了一番,好的没错这就是水仙花,下午走得急把刚买的水仙花种子和大蒜拿错了,那现在怎么办?跑!


江执往后退了几步,然后趁他不注意转身朝着林子里就跑了去,待程淞源反应过来的时候江执已经跑远了


“真是有趣,竟然有人类可以在本少爷的手下逃/走,甜心,不要被我追到哦”

程淞源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感觉自己腹/黑极了,真是被自己帅到了


程淞源化作蝙蝠飞向他跑走的地方,刚刚已经品尝到了那人的血//液,竟然如此甜//美...


江执不知道跑出去了多远,他实在有些跑不动了回头没有看到程淞源追过来,以为已经甩掉他了便靠坐在一棵大树下休息一会,就在这时他的头顶上传来了一句


“哈,找到你了”

“啊呃——”江执差点没吓/si,一抬头看见一只蝙蝠整倒挂在他脑袋顶上


“你就...老老实实的跟我回古堡吧!”

江执气都没喘//匀实在没什么力气再站起来跑了,行了爱咋咋地吧


就这样程淞源用蝙蝠形态的脚抓住了江执肩膀往城堡的方向飞去


发不出去了剩下走  


不然就等什么时候热度达到我的预期高度什么时候发小🚗吧...  

【不自然公寓的爱情故事】bl

⭐第十五章

⭐年下主受被攻 

⭐程淞源X江执(陷入大哥的回忆,有大嫂,也有拍源源)


像这样被“囚 / jin”在这座公寓里的日子不知道还要度过多久,时间一转已经到了傍晚,和平日的生活没什么区别只是觉得越发枯/燥,期间也没有收到程淞浔的任何消息


当初刚来到这时冰箱里的那些食物也快被吃完了,两人简单的对付了一口晚饭之后便在床上躺着,最后一抹残阳消失在了天际之后房间里略显得昏/暗了起来,在这种氛围下特别能让人吐露心声


“对不起啊江执,是我把你卷进这事儿里的”程淞源眼睛没有聚/焦的盯着屋里的天花板看,江执握住他伸过来的手与他十指相扣在一起


“那怎么办,转过去给我打一顿?”

江执存心和他说笑,程淞源撇了撇嘴往他这边靠靠,用鼻尖和额头蹭着他的头发


“好了,说这个干什么,我活/该的...不是,我自愿的”江执用手将他额头上的碎发抚到头顶,这长得真是越看越好看啊,突然想到分开了这两年儿他跟没跟别人处过对象啊?


“起来,我问你,咱俩分了之后你跟别人处过对象吗”程淞源很明显眨眼停滞了一下,我处过别人吗?之前一个学姐跟我表白了算不算?这不能算,被学长送礼物算不算?这也不能算我都没收...


“说话啊,现编啊?”江执在他腿上锤了一拳

“没有,一个都没有,我一直都是爱你的!”程淞源搓了搓被锤疼的地方,用手给他比了个心并表示即使不在一起他的心也一直与他同在


“那会画画的对象到底是谁?”

“没有会画画的!就是我哥他耳背听错了!”

江执看他这样儿姑且相信了他,反正现在人还是自己的,于是两人又趴了回去...


程淞浔回到家之后坐在床头抽了一根又一根烟,床边散落的尽是从前他和卫渝的那些回忆,他灭了手中的那根烟低身拾起了几张照片看到其中一张照片的时候苦/涩的嘴角不禁泛起了笑容,这张卫渝拍的很好看但是程淞源哭的太丑了


这是那次准备出门玩儿之前发现了程淞源藏抽屉里的那张停课通知单,上面还有他自己模仿的家长签名,因为上课睡觉被领导巡视抓了所以停/课一周,一看日期是五天前发的,这小子这么些天都跑哪去了!?


当时他坐在沙发上等着那小子放学的时间,卫渝给他发了个消息说位子位置已经定好了,定了晚上七点钟的就给源源请个晚自习的假吧,程淞浔冷/笑了一下,确实应该给他请假,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到了平日该放学的时间,程淞源输入密码打开了门锁,房间里没有声音心想哥哥他们应该不在家吧


于是他便打开门径直朝着自己的卧室走了过去,但还没等走几步就听见身后传来了他哥的声音“站那,还想往哪走?”


程淞源一瞬间僵/住了自己的身子,甚至不敢回头去看他哥一眼,不用猜都知道怎么回事,本以为已经成功瞒过五天了接下来就会天衣无缝才对,没成想进度条都快到了头电闸让人拉了


“过来吧小少爷,上我这儿来”

程淞浔看着他单手抱着脱下来的校服外套干站在那不动弹气的笑了一声,只见那人像机械一样慢慢地转了过来,抬眼就看见了茶几上放的那张停课通知单和一根儿/皮/带


“有什么想解释的吗?”

程淞源低下头咬着有些失去血/色的嘴/唇,抬眼看到他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并且右手已经碰到了那个皮/带,他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也可能是大脑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就先做出了动作转身朝门口跑了过去


手指还没碰到门把就被人拽过胳膊往身后chou了一皮/带,程淞源疼/得直跳/脚,想背过手去揉那个地方结果手还没沾/上就在相同的位置又挨/上了一下


“疼!疼...哥我错了我不是故意瞒/着你的!”

程淞源的胳膊被牢/牢地抓着,不然非得蹲到地上去,他现在一是害/怕,二是刚才那两下太/疼了以至于他咧/嘴哭了一声

“现在知道错了?早寻思什么了!”


程淞浔就不愿意看他这幅没出息的模样,拉着人走到沙发旁指了指沙发背让他拄着

“哥...我怕你生气才不敢告诉你呜呜呜...”

“呵。”怕我生气?觉得能瞒得过我是吧?


“啊!哥我疼...呜呜您轻一点...后天我还要上学呜呜...”程淞源被他这几下吓着了,明明之前没打过这么重的今天才三四下他就有点疼的不行了,他哥看着他趴/在那呜呜的哭怒/火却只增不减


“我告诉你,能在我这待着你就老实听话,不能待赶紧收拾东西回爸妈那!”

“我、我以后...听话呜呜...”


卫渝这边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人接,便开车往程淞浔家那边走,刚到门口就听到了里面的训/斥声和哭/声,赶忙输入密码打开了门


“呜呜渝哥...嫂子、我哥打/我...呜呜...”

程淞源见卫渝开门进来感觉有了救/命稻草,转身站起来瘸/着腿地跑到卫渝的身/后一手揉着屁/股一手抹眼泪看着好不可怜,程淞浔见他还敢跑气的拿着皮/带追了过来


“停!住手!不说好了今晚出去玩儿你打/他做什么?”卫渝挡在程淞源的面前,颇有一副有能耐你打我啊的模样


“你知道这崽/子干啥了吗!让学校停课了还敢瞒/着!你自己问他这几天都跑哪去了!”卫渝挑/眉,回头看了一眼靠在墙上哭程淞源问


“你这小孩儿咋不学好,行了先别哭了,去洗把脸”“我让你去了吗!”

程淞源听了卫渝的话刚想往卫生间那边蹭,听到他哥的话吓得激/灵一下站在了原地


“差不多得了,你都已经打过他了,而且定的位子马上就到时间了你也快点收拾收拾!”

卫渝抢过程淞浔手中的皮/带扔到了一边,拍了拍不知所措的那人带着他去了卫生间洗脸


到了预定的饭店,卫渝向服务员要了一个垫子,由于是包间也没人会注意到他们,程淞源委/屈巴巴地坐在离他哥远的位置中间隔着卫渝


临上菜之前程淞浔又对着他说/教了一番,本来坐着就不舒/服,给他好不容易调整好的情绪又要吓/崩/掉了,多亏卫渝在中间锤了他哥一下,然后拿出一个立拍得


  “你怎么还带了相机?”

“好不容易出来玩儿的,怎么能不拍照呢,源源把眼泪擦擦,来3、2、1...茄子!”


照片拍出来之后,最左边程淞源眼含着泪水撇/着嘴委/屈的比了个“耶”成功把两人都给逗笑了,这张照片也就被保存了下来


回忆结束了,程淞浔抚/摸着照片上那张看起来和源源一般年纪清秀的脸庞


熊熊大火点燃了整座房子,火势蔓延到屋外的油罐旁,爆/炸声仿佛又在耳边响起,程淞浔用手死/死捂着自己的耳朵,卫渝的求/救声如同魔/咒一般穿/刺着他的大脑


“卫渝!!你在哪!!”

“淞浔!我在这里!”

“卫渝你别怕,我这就来救你!”

程淞浔疯了一般冲到门口,房梁上的木头烧断一节直挺挺地朝着他的方向砸了过去,这时两人跑过来一把拉住了他,木头砸在距离他们不到十厘米的地面上还燃着火焰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我要进去救他!”

“浔哥不能去!火势这么大我们救不出来他!更何况渝哥已经没有声音了!”

好似只有程淞浔一人能听到卫渝的呼/救声,屋外的另一侧油桶也即将被燃/爆


几人的皮肤被火焰烤的生/疼,两人见拉不住实在没有办法只能让他晕过去再带走,两人相视一眼抬手敲/晕了失去理/智的程淞浔


“救救我...我不想si在这里...”

“淞浔...你在哪...我身上好疼...”

编个麻花辫(bushi)

【不自然公寓的爱情故事】bl

⭐第十四章

⭐年下 主受被攻

⭐程淞源X江执 (这两章要走一走剧情了,拍还要再等两章)


他们要回来了是什么意思?江执刚蹲下看到了这条短信赶紧又提库/子站了起来回到屋里,程淞源刚坐下把笔拿起来看见风风火火的江执又吓了一跳“又、又怎么了!?”


“你哥说他们好像要回来了,是你那个嫂子和谁啊?”程淞源听了这话之后假装非常震/惊趁机把笔扔了出去站了起来


“什么!?还有谁啊他这么快就换新的了?”

等等这个关注点不对吧,江执张了张嘴欲言又止,是咱们两个现在人身不是很安全,不是你哥未来的幸福不安全...不是那男的都这样对你了你哥也不能要他了吧?


“但是你哥现在还在路上吧,他咋知道的?”

江执感觉这条短信不太合理,程淞浔和老爷子明明还没走多长时间,更何况和那个卫渝已经三年都没见面儿了联系方式就更没有了,是怎么知道他要回来的?等会儿,这条短信也不是程淞浔发过来的啊,难道是老爷子吗?


“不对,你看一眼这个号你认识吗?”

程淞源接过手机看了一眼摇了摇头,不是他哥也不是他爷爷,他都没见过这个号码,总而言之还是先给程淞浔打个电话确认一下比较好


江执拨通好几次程淞浔的电话但对方一直没有接,这让两人不由得心里咯/噔了一下,不能是出什么事了吧,但那可是老爷子和程淞浔啊能出什么事啊,那可是在除灵师届身份地位都排前几的两个人,不像面前这个废/物点心...


“我知道你又损我呢别说出来了...我哥和爷爷不会有事的”要说程淞源也不是啥也不会,他读/心这方面就比别人强,单看江执的两个表情就知道他心里想的什么


但虽然话这么说,程淞源心里还是有些放不下,就在这时电话响了起来,程淞源一看是老爷子打来的两人都吐了一口气,接通电话之后

是程淞浔接的,江执询问了一下他们的情况


“车子刚刚莫名熄火了轮胎被什么东西卡/住了,我和爷爷下车之后发现轮胎里绞/住了几只鬼/魂,车底也有,但不太对劲它们本不应该在这个时间出现”


程淞浔本以为撞/到了猫狗什么,下车查看看到了这一幕,这么多年以来都没在这个时间点看到过这么多鬼/魂结队出现,他抬头看了一眼爷爷发现他皱了下眉头


“看样子是人为所致,感觉会出大事啊...”

老爷子只是挥了挥手让程淞浔清理了这些东西,回到车上又往前开了一段时间老爷子想起来刚刚他的电话响了但他岁数大了不会接,程淞浔单手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好巧不巧3秒后关机,便用老爷子的电话拨了回去


江执听了之后也感觉到了一股不寻常的气息在身边萦/绕,明明自己在大街上已经很长时间没见过了,怎么他们一出去就能碰到那么多偏偏还是这个时候很难让人不多想啊,用嘴型对着程淞源说

“是不是卫渝干的?”程淞源摇了摇头觉得不是,他应该没这本事能操/控一群


“喂?江执怎么不说话了?”

“哦哦,你和爷爷一定要多加小心啊,是这么回事我们刚刚收到了一条短信,说他们快回来了什么的,是一个陌生号码”

江执把短信的内容念了一遍,程淞浔那边沉默了两秒钟,问道号码是什么


当江执念出号码之后程淞浔的车瞬间偏离了路线差一点撞/到了绿化带里,手机也随即掉在了地上,刹车声音之大让手机对面的两人也吓了一大跳忙问发生了什么,手机里传来老爷子的训/斥声


“你这混小子到底怎么了!车都不会好好开了”老爷子捂/着xiong/口平复着呼吸,程淞浔好似还没反应过来一般双手紧紧握住方向盘,怎么会是卫渝的号码...卫渝真的还活着...但是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他为什么要这么对小源!为什么不回来找他!


通话中断,两人面带忧虑地对视了一眼,好像猜到了什么,这个号码就是卫渝的

“我就说是他吧...他到底为什么这么做?”

“我也不知道啊,我之前还挺喜欢他的”

“感觉还是你哥知道什么,他应该没什么事吧?”江执很明显从电话里感觉他哥的情绪不太对,回去这一路就这么开回去不会有事吧?


“爷爷在,他不会有事的,但让我爸知道了肯定会打他一顿”程淞源漫不经心地说道,两人低头沉默了一会儿,江执突然站起来将那人又按回凳子上坐着

“哦哦——呀!”

“你继续,我也继续”


程淞源心中默默流泪,果然还是逃不过坐板凳抄东西的命运,如果他俩以后能有幸拥有一个孩子他绝对不会采取江执和他哥还有他爸的教育方式


江执从卫生间出来之后看到程淞源在这拿着手稿努力对着光看清上面的字迹,他走过来垫在程淞源的肩膀上看着他抄的东西

“你这字儿写的挺好看啊,练过啊?”

“让你猜对了,让我哥吓/唬练的”

“你可咋整...”就在江执想躺床上休息一会的时候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澜沐啊?怎么了这么急?”

“楼下的奶奶 si 了...”

“??”

楼下的奶奶?是谁啊?是那天那个房东婆婆吗?她不本来就不是人嘛?一连串的问号在江执的脑袋上转圈


“小黑猫看到她被那个人带出公寓了,那个人曾经说过只要我们走出公寓就会魂/飞魄/散”那个人?哦想起来了是这个奇怪的公寓背后的那个神秘人,所以房东婆婆到底被带到哪去了,那个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我来就是告诉你俩千万不要自己走出去”

澜沐低头掰着手指头,江执听了之后揉了揉她的脑袋说了声“谢谢”


突然他又想到了什么,会不会卫渝那个短信是在告诉他们要提/防那个人呢?但是这个想法转头就被他打消了,他怎么可能这么好心他都把程淞源pian 成这样了还要帮他?矛不矛/盾啊?


“好吧,程淞浔我还是后悔了,毕竟源源又没做错任何事...”身着一身黑戴着鸭舌帽和口罩的男人站在对面街道的拐角处看到了澜沐所说的那一幕,无奈的苦笑了一声